传统业务遇瓶颈 上市公司扎堆成立互联网小贷

2016-08-12

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热衷于发起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

近日,广州民间金融街管理委员会发布数据显示,随着广州恒大集团、TCL集团、达安基因等发起设立的7家互联网小贷获核准,广州的互联网小贷公司达到24家,大部分是上市公司或国企背景公司发起设立。

2014年5月,广州民间金融街获广东省金融办批准,率先在广州开展互联网特色小贷公司试点,突破了传统小贷公司相关监管办法中对放贷区域的限制,可在全国范围内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人提供融资。此后陆续有唯品会、广联达、广发互联、复星云通等17家互联网小贷公司在广州民间金融街落地。

“试点两年,各大企业对于抢滩广州民间金融街设立互联网金融机构的热情持续升温。”广州民间金融街管理委员会表示。

为何这么多上市公司热衷于发起设立互联网小贷公司?

广东南方金融创新研究院秘书长徐北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第一,一些上市公司的传统业务已经遇到瓶颈,需要寻求新的增长点帮助其市值管理,传统行业想往金融行业升级转型,可全国经营的互联网小贷是一个入门级的牌照,熊猫烟花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案例。第二,虽然实践证明小贷公司对产业链融资帮助并不大,但对产业集群的资金流通大有帮助,这方面最典型的案例就是京东白条。基于这些考虑,上市公司对通过互联网小贷牌照进入金融行业大有着极大的吸引力。”

事实上,小贷行业的确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生存境地,互联网小贷公司因在客户、数据和运用场景上的天然优势,对传统小贷公司的业务造成了巨大冲击。广州另一位小贷业内人士对本报说:“目前,广州市场上传统的小贷公司经营上有一定难度,目前有新增业务的小贷公司不超过5家。从去年以来,由于经济下行,传统小贷公司积累了大量风险,逼压的很多小贷公司不得不出手处置多笔债权。”

“互联网小贷依托在客户、数据和运用场景上的优势,再去批量性发放小额、分散的消费类贷款简直是得心应手。”徐北用案例解释说,比如目前在广州互联网小贷行业业绩突出的拉卡拉小贷,就是用这样的模式发展起来的。“举例来说,一位客户通过拉卡拉每月还A银行3万元贷款,一年还款36万元,拉卡拉长期积累了这位客户的还款记录,发现其信用良好,其旗下的拉卡拉小贷可以给这位客户一定的授信额度,比如是A银行一年贷款额的20%,就是7万元,这20%额度的风险是很低的。”

据悉,目前在广州,前期成立的唯品会小贷、拉卡拉小贷和广发互联小贷,依托这种模式得到了快速发展。

事实上,依托互联网+,很多企业在金融业务上得到了快速发展。一位业内人士对本报另外举例称,一些婚介网站旗下的相关金融服务公司就是理解互联网+模式的典型案例。依托婚介撮合主业,这类金融服务公司前期积累了大量客户资源和数据,这些甘愿每年掏几万元会员费的会员,无疑都是高净值客户。“婚介撮合成功后延伸下去金融服务可做的事情非常多,比如两个人结婚了,要摆酒,要买房,要装修,要买车等等各种刚性需求,甚至婚庆分期、蜜月旅行分期这些消费贷款,金融服务公司都可以介入,总体风险可控,因为客户数据和场景的真实度高。整体利润都在20%以上,不良率可以控制1%以下,可以说业绩非常可观。”

广东一位P2P业界大佬也对本报说,像拉卡拉这样的小贷公司发展迅猛,“几个亿很快就能放出去,对传统金融造成了很大压力,因为传统金融机构在科技技术上还是相对薄弱。”

不过,徐北也表示,虽然互联网小贷拥有全国开办业务的牌照,但在外省市能不能很好将业务做起来,还得看能否取得当地金融监管机构的认可,以及自身的业务开拓能力。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广州民间金融街共集聚各类民间资本254.35亿元,同比增加65.82亿元;今年1-6月,金融街内各类入驻机构累计为中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提供融资770.38亿元,同比增长11.65%;入驻机构贡献各项税收约2.97亿元,同比增长约14.23%。

央行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6月末,全国共有小额贷款公司8810家,贷款余额9364亿元,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减少40亿元。其中,江苏省的贷款规模最大,截止6月30日,江苏省贷款余额为1014亿元,此外,重庆、浙江、广东和四川与全国其他省市拉开了较大差距。截止6月30日,重庆市贷款余额为926亿元,浙江760亿元,广东651亿元,四川650亿元。(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秦丽萍)